戏剧歌舞正文

数不清的《三国演义》至今活跃在川剧舞台

四大名著中的《三国演义》,为元末明初小说家罗贯中所著,是我国第一部长篇章回体历史演义的小说,全书共120回,描写了从东汉末年到西晋初年之间近100年的历史风云,刻画的总人物形象近200个,诸葛亮、曹操、关羽、张飞、刘备等叱咤风云的英雄人物皆深入人心。著名川剧理论家王诚德告诉记者,四大名著中改编成川剧次数最多的,便是《三国演义》:“自古就有‘唐三千,宋八百,数不清的三列国\\’一说,指的就是讲述三国故事的川剧剧目非常多。《三国演义》从第一回到最后一回,几乎每一回都曾被川剧演绎,深受戏迷喜爱的好戏数不胜数。”在今天的报道中,将为读者介绍的便是川剧里的《三国演义》。

《江油关》川剧大师黄吉安爱国佳作

王诚德介绍说,川剧中的三国戏如此之多,有着历史、艺术等多种原因。“历史上,成都曾是蜀汉的国都,蜀汉在川经营的时间比较久,武侯祠至今依然在成都,川西还有更多的三国遗迹。艺术上,我国有‘无奇不传\\’的说法,西方有‘没有冲突就没有戏剧的说法,而三国故事很多都非常传奇,非常有故事性,不仅是每一回,连一小段故事都能够加以演绎、发散成折子戏。”川剧《江油关》正好符合了上述两个原因。该剧取材于《三国演义》第117回,讲述蜀汉末年,魏将邓艾偷渡阴平,突袭江油,守将马邈变节,其妻李氏劝谏不成后扼死幼女并自尽殉国,随后邓艾军至,马邈献城请降,但邓鄙其不忠不义,遂将马邈斩首,并礼葬李氏。该剧中最常演出《围炉议降》和《尽节斩邈》二折。

熟悉《三国演义》的读者也许会感到奇怪,“斩马邈”与原著不符,究竟是为何?其实,这是川剧剧作大师黄吉安刻意为之。黄吉安晚年在成都生活时,与川剧艺人和票友广泛结交,一生共创作川剧剧本80多部,着力歌颂英雄好汉,鞭挞逆贼、贰臣,并刻画了一批在川剧舞台上熠熠生辉的妇女形象。光绪二十六年(1900)八国联军进入北京之际,黄吉安编写了川剧剧本《江油关》,旨在宣扬爱国精神,批判投降变节,褒扬李氏夫人忠义殉国的气节。李氏夫人的气节,和不战而降的马邈及举国降魏的后主刘禅形成鲜明的对比,受到后世的尊崇和褒扬。当有人问及何以与史实不符时,他愤慨地说:“马邈投降变节,不忠不义,连自己的老婆都看不起,邓艾不杀他,罗贯中不杀他,我要杀他,不杀不足以平民愤,不杀不足以辨忠奸!”该剧后来经多次修改,成为川剧中的经典剧目,大受群众欢迎。特别是抗日战争时期,几乎每场必演,成为鼓舞全国抗战的“活报剧”。该剧还曾被移植到京剧,1935年,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、“四大名旦”之一程砚秋演出的《亡蜀鉴》,便是根据黄吉安川剧剧本《江油关》改编,程砚秋在剧中饰演李氏,该剧后来成为京剧程派的传承剧目。

《三祭江》三种声腔带给戏迷听觉享受

川剧折子戏《三祭江》也是川剧三国戏中有代表性的剧目,剧中讲述,刘备欲为关羽、张飞复仇,进攻东吴,却壮志未酬,病死白帝城,刘备夫人、东吴郡主孙尚香在听闻丈夫的死讯之后,心中悲愤不已,在拜别国母后前往江边致祭,同时祭奠关羽、张飞二人,痛哭祭奠之后,孙尚香投江自尽。王诚德说,《三祭江》成为川剧的三国戏经典,既是因为感人至深的剧情,又更是因为剧中难度颇高的“三下锅”,极为考验演员的功力。“川剧里的行话’三下锅\\‘,指的是一段戏里融合三种声腔来演唱,这样的戏在川剧中不算多。《三祭江》里的演员很少,几乎是孙尚香一个人的独角戏,表演动作也很少,演出成功与否就全在于孙尚香扮演者的唱功了。”成都市川剧研究院“梅花奖”演员王玉梅的唱功一直为戏迷们所称道,她曾在《三祭江》中扮演孙尚香一角。王玉梅向记者介绍说:“《三祭江》是一折比较长的折子戏,时长40多分钟,融合了胡琴、弹戏和高腔三种声腔,三种声腔分别是对三个人不同的祭奠,表达出不同的情感。胡琴是祭丈夫刘备,唱腔最为悲痛;弹戏是祭关羽,关羽曾救过孙尚香的性命,所以唱腔中饱含惋惜;高腔是祭张飞,唱出对张飞业绩的深深怀念。这折戏中的三种声腔也可以分开来表演。”表演过《三祭江》的川剧名角不在少数,著名川剧大师静环、竞华的《三祭江》都可谓不朽之作,竞华的徒弟、“三度梅”沈铁梅演绎的版本也十分精彩。

《凤仪亭》细腻表演充分展现演员技艺

王诚德补充介绍说,川剧中的三国戏数量庞大,还有第三个原因:“三国戏给川剧的各个行当都提供了非常充分的创作空间,各个行当都能够在表演三国戏的时候大展才能。比如生角演员,可以扮演刘备、诸葛亮、乔国老,旦角演员可以扮演貂蝉、孙尚香,净角演员可以扮演曹操、张飞,要说丑角,值得一提的是《议剑献剑》里的曹操,他当时只是准备执行刺杀董卓任务的镖骑校尉,曹操在剧中的小丑扮相可能是戏曲中绝无仅有的。”

折子戏《凤仪亭》便是川剧三国戏中,对行当种类和技艺展示较多的一出戏,戏中讲述了貂蝉和吕布二人在凤仪亭私会,被董卓撞破的故事。王诚德说,《凤仪亭》中最主要的是扮演貂蝉的旦角,此外还有扮演吕布的小生和扮演董卓的净角,其中旦角演员的表演难度最大。“二度梅”陈巧茹曾和首届“梅花奖”得主晓艇合作《凤仪亭》,二人分别饰演貂蝉和吕布。陈巧茹说,《凤仪亭》中旦角的表演很有看点:“貂蝉在这折戏中很有两面性,她既要在吕布面前假意哭诉被董卓霸占的委屈,又要在董卓面前指责吕布,激起了二人的矛盾。同时,戏中还有大段高腔,川剧味特别浓。”

《八阵图》则是充分展示川剧武生功夫的一折好戏。“从前三庆会的名角康子林常演这折戏,他的‘翎子功\\’特别厉害,两条翎子可以做到一边立、一边倒或者反方向旋转等多种特技,可以表演叫做‘二十四凤点头\\’,传说康子林在重庆演出时,就是表演‘二十四凤点头\\’累死在舞台上。”王诚德说。《八阵图》因精彩的武生功夫而深受戏迷喜爱,至今仍由文冬等青年演员时常演绎。(记者 祝丹妮)(摘自 《成都日报》)

相关阅读